首页 产品展示 品牌代理 促销专区 技术支持 资料下载 行业社区 二手信息 联系我们

按产品分类筛选
按产品名称/型号搜索
联系人:黄小姐
手 机:13423077172
电 话:0769-22890558
销售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info@dgmaigen.com
地 址:东莞市松山湖高新区
创新科技园9号楼2楼208室 
公司主页:www.biologcs.com
     www.dgmaigen.com

被纸割伤为什么那么疼?暴露的神经末梢持续向大脑传递疼痛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我们使用的纸张看似人畜无害,但很多有过给复印机加纸或者手不小心快速划过书页边缘的人都了解纸张的一个不太为人们所了解的,深深隐藏的秘密——简单的说,一张普通的纸可以变成一件真正的武器,纸张可以变得非常锋利。

关于为什么纸张割伤可以让人那么疼痛,目前基本上还没有什么人严肃地研究过这个问题,这大约是因为不太会有科学家真的会去为了这样的研究目的而专门开展一项严肃的控制性实验,并且让参试者故意去经受这种奇怪的“折磨”。但根据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皮肤科住院医师哈利·哥德巴赫的说法,他或许可以从我们目前已经掌握的人类解剖学知识尝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说到底这都是解剖学的问题。

这件事应该跟神经末梢有关。简单来说,你的手指尖上分布的疼痛感受器要比你身体上其他任何地方分布的都要多。当然,哥德巴赫也专门指出,如果纸张割伤的是你的脸或者你的生殖器,你也会觉得很痛的——如果你能想象那幅画面的话。如果纸张割到的部位是你的手臂或者大腿或者脚踝,你可能也会觉得疼痛,但相比手指的割伤可能疼痛的剧烈程度会低一些。

事实上,你可以采用一种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们经常采用的测试方法来检验这一点。找到一个回形针,把它掰开,让两个尖头对准同一个方向,然后闭上眼睛,用它来轻戳你的手部或者脸部,看看你是否能够感受到回形针的两根尖头?在医学上,这叫做“两点分辨觉”,你之所以能够清晰分辨有两个尖头触碰到你的皮肤,是因为你的脸部和手部遍布神经末梢,两个触碰你的尖头必须靠的非常近,你才会无法分辨两者。

作为对比,当你将同一个回形针触碰你的背部或者腿部。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你并无法清晰分辨出来是两根尖头在触碰你的皮肤,只有当两根尖头分开距离足够远时你才能够辨别。这是因为在这些部位,你的皮肤下并没有那么多神经末梢分布。

这一现象可以从进化论中得到合理解释。哥德巴赫指出:“手指是我们探索世界的工具,也是我们从事精细工作的工具。因此我们必须在手指上分布更多的神经末梢感受器,这帮助我们避免危险的发生,这是一种保险机制。”

非常合理的情况是,你的大脑也将分配更多的资源用于持续监控你的手部可能面临的任何外部风险,因为这是我们赖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互动的重要途径之一。举例来说,如果你接触到某样非常烫或非常尖锐的物体,你最有可能首先触碰它的就是你的手。因此当手指受到伤害时你感受到的刻骨疼痛只是一种合理的进化机制,它强烈提醒你必须保护自己珍贵的双手。

然后让我们回到纸张本身上来。只需要快速谷歌一下你就会发现,由于充满孔隙,纸张的内部是细菌的家园,那里无数的细菌们时刻等待着殖民你那被纸张的锋利边缘割伤的伤口。但不管真实情况如何,纸张内部的这些细菌和其他微生物的存在似乎并不能解释纸张割伤的那种异常疼痛,至少不能解释割伤一瞬间的那种疼痛。如果你不处理你的割伤,那么细菌会导致伤口的感染,这本身会产生疼痛感,但那需要一定时间。

但必定有什么原因能够解释为何纸张的割伤会那么痛。

在肉眼看来,我们可能会感觉纸张的边缘是平整的和平滑的。但如果你放大画面,你会发现纸张的边缘其实是锯齿状,它更像一把锯子,而不是刀片。因此当纸张锋利的边缘割开你的皮肤时,它会造成皮下组织的割伤,而非刀片那种平滑的伤口。它会割开并撕扯你的皮下组织,而不是像剃刀或刀片那样形成一个整洁的创口。

另外,纸张边缘的割伤通常都不会很深,但也不会太浅。哥德巴赫表示:“这种割伤会足够深入,切穿最上面的表皮,否则你是不会那么痛的。上表皮是没有神经末梢分布的。”

但纸张割伤的伤口也不会深到切入皮下深处,这大概也是你会觉得纳闷的原因——伤口并不深,怎么那么疼?但其实这也正是纸张割伤如此令人厌恶的原因之一:更深的割伤会导致出血,而血液的涌出会导致结痂,这将阻断来自外界的进一步侵害,伤口的愈合和自我修复过程会逐渐展开。但纸张的割伤不够深,通常也不会出血,于是纸张割伤的伤口也就没有办法获得类似的保护。除非你主动用创可贴包扎伤口并涂上消炎药膏,否则由于纸张割伤而暴露的神经末梢会持续暴露在外,这会让它们十分“愤怒”。

没有了出血结痂机制的保护和缓冲,皮下的疼痛感受器持续暴露在外,除非你迅速进行包扎,暴露的神经末梢将持续感受并向大脑传递疼痛信息,目的是提醒你即将发生的疾病风险——毕竟,这就是它们的工作职责所在。

以上提出的至少是一种可能合理的可能理论。毕竟关于这个问题还没有开展过任何真正严肃的科学研究,但哥德巴赫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正确的理论。

不过不幸的是,我们几乎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要遭遇几次被纸张割伤的经历。但幸运是,即便你被纸割伤一千次一万次,你当然会痛的半死,但是你不会真的死掉!(生物谷Bioon.com)

东莞市麦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2 【网站管理】 粤ICP备17109406号-1
顾客服务中心:0769-22890558 地址:东莞市松山湖高新区创新科技园9号楼2楼208室 
*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